他自己刚才说了鬼心其实可以移花接木的,尽管他否认了,但是人世间的事情虚虚实实,你知道那个是真的那个是假的,我现在就像一个小菜鸡一样,对面可是个老猫崽子。

  我宁可相信鬼心能够移花接木我也不相信不能,走上这条路不是死就是生,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差地灰飞烟灭了。

  鬼心这个东西我知道的只是皮毛,我的鬼心是在他的指点下铸就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说的只是滋养,他要是来个鸠占鹊巢怎么办?

  他说了需要鲜血浇筑鬼心才能让他复活,但是夺舍照样能复活吧,我刚才真的是大意了,不过也不能怪我,事关我成人的事情。

  而且我有一件事情弄反了,现在是他有求于我,而不是我有求于他!

  表面上是我求着他学习鬼经变身成人,可实际上我现在是自由的,不自由的是他,真正的有求于人是他而不是我。

  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他这辈子别想复活,只要不复活就算有鬼经又能怎么样?我虽然没有鬼经,但是我活着就永远有机会。

  我完全的轮陷入他的掌控之中了,从一开始这家伙就对我投鼠忌器,我毫无防范的进入了他的圈套,也幸好我现在及时的发现了,现在发现为时不晚,只要我拿着它的鬼心它就不可能作怪,鬼心是他的死穴。

  罗辉夜见我沉默了,便笑着说道‘呵呵,你别多想,我确实需要灵气的滋养,如果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防人之心不可无吗,

  没关系的,咱们日子还久,日久见人心,我十几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你天赋很高我相信你会强大起来的,等你强大起来再来帮我。’

  他越说我脸色越难看,我自以为混迹了十几年的人间已经是一个人物了,可现实无情的打脸,我还是太嫩了一点,或者说太自负了。

  我的自负源于我的圈子,我在西区这十几年遇见的都是没脑子的鬼,这也让我无形的优越于鬼,正是因为长时间的这样麻痹,现在差点害死我自己。

  在人间混的日子里,还有一句话,不要跟看透你心思的人玩,因为你不知道他是人是鬼,这种人是非常可怕的,猜透你的心思,如果想整你那你就洗干净脖子等你吧,说不定你还会感谢他。

  他现在完全掌握我的心思,也打定主意我会受他的控制,因为我需要关于鬼心更多的事情,或者说我需要鬼经。

  只要他掌握了我需要的东西就能控制我,就能猜透我的心思,就能投鼠忌器,做人也是一样,永远不要有求于人,当你有求于人的那一刻你就注定是个弟弟,当弟弟就要有被打的觉悟。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有我的需求,我也有他的需求,我们现在是互惠互利,只要我不撕破脸皮这种老江湖会找到自己的台阶。

  身份是最重要的,身份对等了看东西的角度就不一样了,我想不会再受他的迷惑了。

  我支支吾吾的说道‘前辈先在我这个宅子里休息吧,我先去找找你需要的人!’

  我现在不能跟他呆在一起,呆的时间越长越不占优势,更何况我现在本来就是劣势,虽说我刚才看穿了他的心思,但是我没必要表露出来,有时候让人捉摸不透才是最好的。

  老江湖最害怕的就是捉摸不透的人,少年永远都是最危险的人物,一腔热血管你是谁,老子不爽捅了你在说。

  我要铸就鬼心,我现在必须依靠他,我虽然有优势但是更多的是劣势,为了让我自己显的不劣势,我特意说了刚才的话,点心他让他有所忌惮。

  没关系,我也不着急,时间总会一点一点的把鬼经变出来的,就像女人的胸部一样,不管怎么平胸的妹子,只要愿意挤一挤总会有沟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他,慢慢的从他嘴里套出鬼经,如果我强大起来那么我会对他知恩图报,反之我也不会心慈手软,他在我手里,他翻不起大浪。

  我将他的鬼心放到了整个阴宅的中心位,这个位子的阴气最浓密,我想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的鬼心枯萎的,哪的阴气不是阴气呢!

  我更不担心他能作怪,隔壁住着李云龙就是我最大的依仗,军魂能战胜凶灵无头骑士,我想战胜一个刚刚复活的鬼不是问题。

  我拿了很多东西找李云龙喝了一顿酒,从李云龙那里出来之后我直接到了罗长明家里,小家伙机灵的对着我跑了过来,纪菲童也司空见惯的将保姆赶出去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喊了一声老公。

  我显形出来,我特意对着镜子看了看,我的鬼体发生了变化,不再像地狱恶魔那样了,身上的鬼雾变的漆黑无比,甚至有点实质化,不在像原来那样浑身轻飘飘的了。

  罗长明笑着说道‘你来了大哥,怎么样?’

  我随意的坐在沙发上,鬼心铸就了之后我不在感觉到显形能随时崩溃,反而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看着小家伙逗弄了他一下,哇的哭的鼻涕眼泪的,纪菲童翻了个白眼抱着小家伙离开了,我正色到‘我现在需要十个童男和十个纯阴少女,你有办法帮我吧!’

  罗长明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冷汗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二十条人命啊!

  ‘如果为难的话别勉强,你不欠我什么的!’我轻声说道,虽然现在我变的更强大了,但是交谈的时候还是需要一点点催眠的,我说不出来话。

  罗长明艰难的说道‘大哥能不能让我考虑考虑,我.....’

大发快3  ‘我知道二十条人命,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别勉强,我自己也可以的,只不过要走更多的弯路罢了。’我轻松的说道,然后就离开了。

  我没有逼罗长明也不想对他施压,这是我自己的事,做人做鬼都要靠自己,不过我对罗长明很失望,我给了他非常多,不过分的说一个偌大的家业,可是现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居然犹豫了。

  我虽然没有对他要求什么,但是他自己不能理所当然了。

  出了罗长明家里我到了青头鬼家里,青头鬼没在家只有钟倩在家,钟倩一见我立刻跑过来了,一脸急切的说道‘大哥快救救高松,他被法师抓走了!’

  我急忙说道‘别着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钟倩长话短说到‘你走之后高松又找了个人附体,开始寻找处女,没成想刚好撞进了法师的圈套,高松被法师抓走了,我赶过去救他,可是那个法师正在布置阴阳捉鬼大阵,我根本不敢靠近。’

  ‘走吧,带我过去看看!’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