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重界,主星。

  数尊巍峨的身影矗立在时空圣殿的原址处,用尽手段,想尽办法探查,但还是没能找到时空一族的余孽。

  宁涛那边的事还没解决,这里居然还隐藏着祸患,怎能让这些人不怒?

  两方圣地联手,势必祸患无穷。

  绝对不能给他们希望!

  而灵虚,赫然也在其中,动用了本源寻找,许久后,他缓缓睁开眼睛,在几尊大人物的注视下,却摇了摇头。

  但其中一人见状,脸色一寒,不禁冷哼道:“灵虚,我看你和宁涛,时空一族余孽是一伙的吧?你掌握了圣地本源,这圣地内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十重界的存在你敢说你不知道?如今东窗事发,你居然还帮着时空一族躲藏,我警告你,你最好给一个解释。”

  “不然……”

  但话没说完,灵虚一双锐利的眸子看向,冷漠道:“不然怎么样?动手嘛?凶神恶煞,不是本尊看不起你,你有这个本事做到吗?更别说在我的地盘。”

  “你们星空巢穴的三当家死了,不去大荒找那位前辈,在我这里撒什么野?难道你这个二当家觉得本尊好欺负?”

  说话间,天穹上闷雷滚滚。

  夹杂着无尽天威,笼罩一方区域。

  驻扎在这里的大军强者,一个个心惊胆战,至尊之怒,他们可不敢触霉头,稍微一点波及那都相当于天灾啊。

  “你……”

  凶神恶煞怒目,气息浮动。

  但就在二人僵持时,一位紫衫老者苦笑道:“两位,有话好好说,别急头白脸的,这时空一族的后人还是有些本事的,毕竟是圣人后裔,手段高深。”

  “而且,他们手中也有圣地本源,再加上灵虚盟主不常在,想要瞒天过海,也不是没可能,自己人可别闹矛盾。”

  二人冷哼一声,互不退让。

  见此状,另一冥袍老者也站出来打岔道:“紫气真君言之有理,自家人,别伤和气,我有一个办法,可以知道时空一族的人躲在哪,有人会告诉我们。”

  说着,冲着人群挥了挥手。

  几人忙望去,随即便见血刀队带着一个狼狈,浑身是血的人带上来。

  “不…不要杀我,不要……”

  此人浑噩,好像受到了什么折磨。

  那紫衫老者一挑眉,不禁诧异道:“冥火尊者,这个小家伙是何人?”

  那冥袍老者嘴角一勾,咧嘴笑道:“这家伙,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呢,更是功臣,如果不是他,咱们恐怕还难以发现十重界,更杀不了这么多内奸。”

  “行了,你都知道什么全说出来,如果表现的好的话,可以戴罪立功……”

  此言一出,就仿佛鬼魅一般回响在耳边,吓得此人瑟瑟发抖,那密集的伤口隐隐作痛,颤栗道:“我…我叫时长凶,是“太上长老时殇”的直系后人。”

  一抬头,那张苍白,恐惧的脸蛋,正是宁涛恨之入骨的……时长凶!

  如今居然沦落至此。

  当真可悲呀。

  “哦?”灵虚,凶神恶煞,紫气真君眉头皆是一挑,还真是一个大鱼。

  就是他泄露的消息吗?

  灵虚默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这时,时长凶咳嗽几声,艰难,颤抖道:“这里,本是我时空一族的圣地,时空殿,里面的空间层层叠叠,大如浩渺,所有人应该都躲进了那里面。”

  “废话,难道我们看不出来吗?我们想知道的是时空殿在哪里?”凶神恶煞脸一寒,释放威压,如同魔头降临。

  “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时长凶声音哭腔,头皮都快炸开了。

  他如果知道肯定早说了,还会受这皮肉之苦吗?这些天,他每天都过得生不如死,简直如同地狱一般的日子。

  “切,真是个没用的废物,直接一了百了,”凶神恶煞厌恶的摇了摇头。

  还以为能问出什么。

  就连冥火至尊都冷冷笑了起来。

大发快3  见此状,时长凶骇然,尖叫道:“不…不要杀我,我…我有价值,我知道很多时空一族的珍贵法门,空间,乃至时间,还…还有很多价值……”

  “对了,时空殿应该遁入时空了,比虚空更高的层次,其实,它一直就在这里,只不过,和我们相隔甚远……”

  他满口胡言,殊不知说对了。

  但见冥火至尊杀机不减,他魂都快被吓散了,还…还有什么?想起来,想起来啊,到底还有什么能让他活下来。

大发快3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大发快3  见此状,灵虚默然的摇了摇头,看来,他的下场已经注定了。

  但突然间,时长凶仿佛想到了什么东西,竟拼尽全力,超冥火至尊说了一句密语,片刻间,后者神色顿时变了。

  就像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哈哈……”

  “好,很好,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以后你就是我大天冥的贵客,我这一脉正好有个待字闺中的女娃,长得那可是美若天仙,到时候给你撮合撮合。”

  冥火至尊大笑着来到他身边。

大发快3  一脸亲和,亲善,就如同嘘寒问暖的长辈,甚至还取出丹药给他疗伤。

  都让时长空有些受宠若惊。

  殊不知,灵虚,紫气真君几人更是一愣,搞什么?那小子究竟说了什么?居然让冥火之尊对他这么有兴趣。

  是想培育个时空血脉的后人吗?

大发快3  其实,时长凶说的那句话乃是:“我知道圣人的传承,无上时空经……”

  若非此,今天这条命捡不回来。

  但他今后的命运,将会更加曲折离奇,他的路,已经没有了光明……

  而另一边,星空某一处。

  在一片茫茫死星中,赫然有着一小队身影等候,这里是星空一族的地盘,但连接着人类一族,算是缓和区。

  其中,为首的两个都是熟人。

  一个是大统帅,狮一岭,另一个则是宁涛的天魂,狮虎虎。

  狮一岭有些忐忑,还是有一些不放心道:“贤弟啊,你说找它帮忙到底靠不靠谱?虽说可以请外援,但是,你居然让我找一个小辈,为兄真的不懂。”

  然而,狮虎虎只是淡淡一笑,安慰道:”放心吧,有的小辈本事大着呢。”

  正说着,又一队身影忽然朝这里而来,眨眼间就落在这处死星上,其中一个黑袍高大的青年,缓缓来到二人面前,摘下帽檐,露出了一张面孔。

  “狮一岭统帅,久仰!”

  听闻此言,狮一岭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倒对眼前这个青年另眼相待。

  而这时,这青年忽然又看向了狮虎虎,笑着伸出手道:“在下,炎角!”

  宁涛天魂一听,嘴角也一勾,缓缓伸出一只手掌,道:“狮虎虎,合作……愉快!”

温暖如冰说: 第二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