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立马开始,得到了苏北的鼓励之后,那人表现出了相当大的热情,整个过程所表现出来的主控能力也非常强。

  期间,他也有征求过苏北意见,不过苏北并没有给予他任何有效的意见。

  苏北在使用透视眼的时候,同时也使用了无敌copyⅡ,所以他才能模仿肖医生的声音,语态,甚至是肾脏摘除手术他也会了,他只是为了防止穿帮以备不时之需,并没有打算要自己亲自参与。

  手术过程中,为陈刀做手术的人过来通知他,苏北便跟着他们去做了个检查,不得不说,这些人的手术做得确实不错,只是可惜的是,助纣为虐。

  苏北想办法支走了所有人,他现在得先想办法把陈刀送出去,然后让陈刀想办法报警,他得留在这里寻找证据,同时尽量想办法,多救一些人。

  待大家都离开后,苏北毫不犹豫地使用了圣手医术,耗费了880的愿望积分将陈刀完全治愈了。

  醒来后的陈刀看到面前有一个医生,再回忆到他在兀沰监狱的事,他差点就吼了出来,还好苏北早有准备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可是陈刀力气极大,差点就挣脱了,而且拳头已经朝着苏北的脑袋砸了过来。

  苏北眼疾手快,一下抓住了他的拳头,他压低声音,连忙说道,“刀哥,别冲动,我是苏北!”

  听到苏北说话,陈刀这才缓缓冷静下来,他放下拳头,身体也放松下来,苏北放开他的嘴,他连忙问道,“北子,我们怎么了,现在在哪里,我们不是………”

  “刀哥,现在不是详细解释的时候,我们被带到了一个大型的地下人体器官制造厂,这里的所有人都在犯罪,我和你也是他们摘除器官的对象,不过,我自己逃了出来,现在在我那间手术室,他们正在给我互换身份了的那个医生做肾脏摘除手术,而你也差点被摘除了肾脏,我忽悠他们给你进行了治疗,现在我们要想办法把你送出去,然后你立刻报警……”苏北摘下口罩,尽量用最能表达情况的语言队陈刀解释道。

  听着苏北的介绍,陈刀露出了一脸震惊到难以置信的表情,然而苏北说到这里的时候,陈刀却还是一下开口打断了,他道,“北子,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大发快3  “刀哥,我要留在这里尽量想办法多救一些人,并且收集证据,我相信这么大的一个地下手术室,背后肯定是一个相当大的团伙,如果不彻底将之铲除,肯定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苏北摇了摇头,语气笃定地回道。

大发快3  “可是,这样太危险了!”陈刀有些担心地看着苏北。

大发快3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再说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但是,刀哥,你出去之后,一定要尽快报警,我等着你!”苏北安慰地笑了笑。

  陈刀重重地点了点头,这一刻,他差点热泪盈眶,他问道,“北子,那我们怎么办?”

  “你在这里先躺一下,我去去就来!”苏北眼珠转了一下,重新带上口罩,走出了手术室。

  几分钟后,他领着一个医生走了进来,可是刚一进门,他就出手将这个医生打晕了过去。

大发快3  他对陈刀说道,“刀哥,快把你们的衣服换一下,然后把他头包起来,留出眼睛的位置就可以,再把他抬到你现在的位置,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你动作要快!”

  苏北说着的时候,陈刀就开始行动起来,苏北离开了手术室,他四下看了看,发现所有人都在忙碌,还有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会对他打招呼,他只是微微点头,他重新回到了他所在的手术室。

大发快3  此时,肖医生的肾脏摘除手术已经快要结束。

  所有人的精神都高度集中,尤其是那个主刀的医生,额头上,脸上都有细汗,旁边的护士不断给他擦汗,可能确实是第一次做主刀的原因,手有轻微的颤抖,看到苏北进来,那人顿时打了个激灵。

大发快3  苏北快速走过去,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惊心害怕了。

大发快3  在电视上看医生手术和亲临现场,那绝对是一个天壤之别的体验。

  苏北忍住想吐的冲动,对那人道,“不要紧张,你的手术功底确实不错,手术很成功!”

大发快3  得到肖医生的肯定后,那人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神情,重重点了点头。

大发快3  苏北又继续对众人道,“做完肾脏摘除,你们先休息一下,不要太久,二十分钟以内,然后做你们擅长的摘除手术,依然是你主刀!”说着的时候,苏北又看向了那个主刀,一副我看好你的模样。

大发快3  那人受宠若惊,连忙答应,由于激动,手上一直犹豫不决的一刀被他一下割了下去。

  他吓了一跳,连忙低头去看,不过好在,这一刀如神来之笔,切得非常好。

  苏北褒奖地对他点了点头,赞了一句,“干得漂亮!”

大发快3  那人连忙尴尬地笑了起来!

  苏北道,“我出去一下,你们继续!”

  说着,便转身脚步如飞地走出了手术室。

大发快3  关上门的一瞬间,苏北听到身后传了一声,“多谢肖医生,肖医生慢走!”

大发快3  苏北一出手术室,他就重重地发了一个恶心,差一点就吐了出来。

大发快3  他真想摘掉口罩透透气,不过总有人走过,为了避免被认出,他还是忍住了。

  他回到陈刀所在的手术室之后,陈刀已经换好了,不得不说,陈刀这动作确实够麻利!

  苏北说道,“刀哥,走吧!”

  陈刀有些紧张,不过他毕竟是在死刑犯监狱里面呆过的人,心理素质还算过得去。

  苏北找到麻醉,给那人打了麻醉之后,两人大大方方离开了手术室,由于苏北使用了透视眼,所以一开始的路线他也还记得。

  虽然一路走来也遇到一些医生或者工作人员,但是,也并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

  只是在快要到达那扇大门的时候,他们被一个彪悍的保安叫住了,“喂,你们要去哪里?”

大发快3  陈刀被这一声突然起来的声音惊了一跳,苏北倒还勉强能镇定,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人,沉声道,“你吼什么,没看到我是肖医生吗?”

  “哪个肖医生?”保安也不惧怕他,厉声反问道。

  这里面的保安,那都是集团里面安排下来的人,这里的医生都是为集团工作,而他们则代表着集团,对这里的工作进行监督,所以在一定程度上,除非是一些得到上面重视和完全信赖的医生,不然,他们是不会给面子的。

  见到这个保安如此强势,苏北心里面也有些毛躁起来,不过气势上他还是没打算认怂,他提了提气,“这里还有几个肖医生,嗯?”

大发快3  “好吧,好吧,肖医生,你们这是要去哪里?”那个保安被他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还是软了下来,他语气稍微客气地问道。

  苏北见气势起了作用,心里稍安,他都已经做好了对这个保安下手的准备了。

  狠狠瞪了他一眼,苏北冷喝了一句,“这么没有眼力见,耽误了手术,你上呀,我要出去一趟!”

  “不行!”苏北才说他要出去,那名保安立马开口断然拒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