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奇迹发生了,风旋和剑都砍在李阳的手臂上时,只是绞破了李阳的衣服,他手劈安然无恙,宋胜龙觉得自己如同砍到钢铁上一样。

  宋胜龙骇然,但,这已经迟了,李阳的中指一戳,击中了宋胜龙的胸膛,“封脉十八指”,这是飞泉宗的一门很普通的魂技,凡之章低阶,可以说,每个新手都会,但,现在一击中宋胜龙,他经脉一下子被封住了,魂力运转不了,李阳这一指,准确无比。

  “啪”的一声,宋胜龙摔倒在地上,被封住了魂力,他和凡人没有任何区别。

  后面的所有师兄弟都为之傻眼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派中有废物之称没有半点魂力的李阳,竟然又是一招打败了同门中佼佼者的宋师兄,他们再一次被震惊得站在原地。

  李阳不给宋胜龙冲开封穴的机会,一拳狠狠地击在他胸膛要脉住,一拳打得宋胜龙吐血,内凝起的魂力又被击散。李阳得到大力神天赐,力量大很多。

  “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厉害!”李阳冷笑,一下跨坐在宋胜龙的身上,下拳如雨,又狠又泼辣,一拳又一拳地往宋胜龙的头部、脸部、胸膛招呼,揍得宋胜龙头破血流。

  宋胜龙一时间又聚不起魂力,力气又没有李阳大,没有一会儿,就被李阳打得嚎叫,惨叫不止,但,李阳还不停手。

  后面的那些师兄弟被李阳那凶狠泼辣的气势震慑住了,谁都不敢上前帮忙。

  “住手!”这时,李阳听到背后一声怒吼,是宋长老来了!接着,听到长剑破空声,李阳心里面一震,立即站起,转身,反应极快,双掌一拍。

  这正好夹住了背后刺来的一剑,李阳虽然魂力不在,但,他对飞泉宗武功的精熟,一听风声,也就知道对手是使的哪一招。

  尽管李阳力气很大,但,没有魂力的他,夹不住这一剑,这一剑刺向他的心脏。

  “住手——”当剑刺向李阳心脏的时候,一声怒吼声响起,魂力扑天盖地而来,是杨奇赶来了。

大发快3  李阳被宋长老这一剑强大的冲击力冲击得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才停止,大家都以为李阳是死定了,杨奇也心惊,急忙冲了过去扶他。

  但,这时,李阳爬了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只是胸膛上的衣服破了一个洞。

  “你没事吧?”杨奇关心又焦急问道。

大发快3  这个时候,宋长老已经扶起了宋胜龙了,宋胜龙全身是血,脸部被李阳揍得又肿又红,像猪头,就算他妈来都认不出他,这时候的他连站都没有力气,痛苦呻吟。

大发快3  李阳挣开杨奇的扶持,上前去,对着宋长老,一坚中指,做出不屑的动作,哈哈大笑,说道:“飞泉宗的首席长老,也只不过如此,这一剑,只配给我挠痒痒。”说着,放声大笑,又狂又傲,这四年来,他受够了宋长老这帮人马的气了,今天痛快地出一场气。

  宋长老十分清楚自己这一剑是刺中李阳了,而且,李阳的衣服也不是法宝,普通布料,但,李阳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让他感到无比的震惊,就算是杨奇被他刺中这一剑,不死也伤,但,偏偏李阳一点事都没有。

大发快3  何止是宋长老,就是杨奇也震惊无比,他不知道李阳是怎么样做到的。

  李阳不理会发呆的宋长老,对杨奇说道:“奇叔,谢谢你赶来。”杨奇能及时赶来,说明他对自己还是照顾。

大发快3  杨奇应了一声,一时发呆。

  李阳扛着自己的剑,转身就走,没走几步,转回头来,大笑说道:“我李阳会回来的,下次回来,我仍是飞泉宗的第一天才!”说完,转身就走。

  这话狂傲无比,但,却又铿锵有力,大家看着李阳那笔直的背影,消失在远方。

大发快3  好不容易,杨奇回过神来,心里面叹息一声,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目光落在宋长老身上,冷哼一声,说道:“宋长老,冒失对晚辈出手,这件事,在长老会上,你最好想好措词!”

大发快3  宋长老冷哼一声,扶着宋胜龙走开了。

  在飞泉宗山脚下,飞泉宗的弟子早就给李阳配好了马匹和干粮,李阳二话不说,骑着马,头也不回,离开了飞泉宗,向李家的方向飞驰而去。

大发快3  李阳的金刚不坏之身,并不是能持续一辈子,而是一天,当今晚李阳到了昨晚服下金丹的同一时刻之时,李阳觉得自己身体开始暖了起来,血液也流动起来,心脏也跳动起来,他忙用力一掐身体,竟然会痛。

  李阳这才知道,这金刚不坏神丹,药力只能维持一天。这让李阳又惊又喜,八卦炉中还有八颗金刚不坏神丹,那么,如此说来,他还有八次一搏的机会,等于有八条命。尽管他还是不能蓄存魂力,但,至少,还没有那么糟糕,还没有绝望,还是有希望,这样一想,李阳心更宽了,更加睡得香。

  事实上,李阳的家,也是一个大家族,云翠国有六大势力,飞泉宗是其一,那么,他们李家也是其中一个,相比起来,李家是弱一点,但,它的确是云翠国的一大势力,云翠国十个郡,李家就占了一个郡。

  李家也是修魂的家族,和大部分家族一样,主修功派系,辅修其他派系。

大发快3  不过,在李家,不是李阳的父亲做族长,而是李阳的伯伯李宗行。事实上,李阳的父亲和他伯伯关系并不怎么好,听说是年轻时争族长,他父亲失败了,兄弟俩关系一直很僵。

  李阳对他父亲印象并不深刻,他母亲在他出世时就死了,听说是难产。而且父亲,常年不在家,二三年才回一次家,而且,一回到家,就一头扎进书房中,和李阳说话的时间都很少,不过,他父亲是很和善的人。

  直到他十二岁的时候,外面传回来消失,他父亲死了,丧生于非命,至于是怎么样死的,带信来的人,也说不清楚,总之是死于非命,而且只带回了骨灰。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父亲死了没多久,和他父亲有很深交情的杨奇带他上飞泉宗,开始魂修。

  飞泉宗和李家是邻郡,从飞泉宗到李阳的家临江,要十多天的路程,所以李阳没动身,就先给家里飞鸽传书了。

  在李阳家里,可以说没有什么亲人,除了其他仆人,还有一个老仆,这老仆是他父亲小时候的陪书和书僮,李阳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李阳也是他带大的,李阳跟他很亲切,把他视为长辈。

  十多天赶路,李阳终于回到了临江,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李阳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点近乡情怯的情怀。

大发快3  他很久没有回家了,仔细算起来,有五年了。他进飞泉宗魂修第三个年头的时候,回过家一次。

  那一次,他本是门可罗雀的家,是无比热闹,不论是近亲还是远亲,不论是族中的长老,还是族中的精英,就是连族长,也就是李阳的伯伯都来迎接他,那次,他家上上下下是张灯结彩,欢笑满堂,不论长辈还是同辈,都大声夸他。

  原因无他,因为那个时候李阳是飞泉宗的第一天才,而且飞泉宗的势力比李家还大一些,李阳天赋如此之好,大家都看得出来李阳将来有可能担任飞泉宗的宗主,所以,就是他伯伯李宗行,也想跟李阳找好关系。